您现在的位置是:泉州温陵男科医院 > 医院动态 > 男科百科 > 男科百科

妇科医生恶意捐精60年,强行让女生怀孕,绿惨无

2021-02-25 13:52泉州男科医院

简介"当你带着好奇心做了一次现在流行的DNA测试,想看看自己的血统和祖先来自哪里时,发现自己

当你带着好奇心做了一次现在流行的DNA测试,想看看自己的血统和祖先来自哪里时,发现自己从小叫爹的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真正的父亲另有其人,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 

11月底,HBO放映的最新纪录片《Baby God宝宝之神》就讲述了数十个30岁至70岁的男女,通过DNA测试,竟然发现自己有同一个爹的故事。

 

图片

 

这可不是什么某一位精子银行的捐献者喜当爹,将爱“洒满人间”的故事。故事里的亲爹,是一位美国内华达州妇科医学界的知名人物,Quincy Fortier昆西·弗提尔博士。

 

图片

 

弗提尔上世纪50年代开始执业,除了是妇科医生,还主打当时少有的人工授精生殖技术,宣传自己医术高明、成功率高,吸引了一大批想要孩子的不孕不育夫妇前往求助。

 

图片

 

他利用当时美国的精子银行精子数量稀缺,人工授精技术尚在发展期的空档,以专家自居,帮助有生育困难的夫妇怀孕生娃。

 

图片

 

然而实际操作中,弗提尔竟然用自己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。从中年干到老,这位妇科和生殖科的“医学怪人”,犯下了惊人的罪行。

 

 

01

一位探长的直觉

 

 

纪录片里的主人翁之一,是1966年出生的Wendi Babst温迪·巴布斯特。

 

图片

 

60年代,温迪的母亲结婚后始终无法怀孕,于是和丈夫求助已经颇为出名的弗提尔博士。博士给出了“我可以帮你和丈夫人工受孕,把他的精子植入你的体内”的解决方法。

 

看着满墙的荣誉证书,温迪的父母对博士深信不疑,同意了这个治疗方案,并很快成功怀孕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弗提尔为了让温迪的母亲怀孕,将自己的新鲜精子,植入进了女方体内。这便是弗提尔行走江湖60余载的所谓“真正的技术”。

 

图片

 

在温迪长大的过程中,很多性格特点,让父母有过疑惑。温迪的父母是一对工人阶级的普通夫妇,教育背景非常一般,但温迪小时候倒是非常聪明,后来还成了警所的职业侦探。

 

和爸妈不像的温迪,2016年退休后,一时兴起,想要查查自己的DNA历史,写写家谱,让退休生活忙碌起来。这一查,还真的忙了起来。报告显示,基因库里有她数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。

 

图片

 

她说:“我连表亲堂亲都没有,怎么突然多出来那么多血缘如此近的兄弟姐妹?我再溯源查了查,又有了更多40年代到70、80年代出生的孩子,父系DNA都指向了弗提尔博士。”

 

图片

(母亲和温迪)

 

“我知道,出事了。”

 

温迪找寻的过程中,遇到了更多有着相似经历,出生在不同年代,但父母都去接受过弗提尔博士所谓的人工技术治疗的兄弟姐妹。

 

和温迪同一年出生的Brad Gulko,养育他的父亲曾是弗提尔博士的战友,对博士的医术和人品深信不疑,压根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好友这么“技术绿”了一辈子。

 

图片

 

还有的受访者说,当年母亲受孕困难,父亲精子没有问题,但弗提尔竟然也用了自己的精子。不知道隐情的父亲大怒,以为母亲和医生乱搞出轨。

 

图片

 

然而,这甚至只是弗提尔博士的日常普通行医操作。他利用职务之便,以及六十年间积累的千万家产和名声,干了更令人发指的事情。

 

 

02

处女怀孕,性虐养子

 

 

温迪利用DNA溯源找到数十个兄弟姐妹的过程里,一些案例讲出来,实在令人震惊。

 

一位1949年出生,一直以为自己有印第安人血统的Mike Otis,从报告里得知,自己不但没有印第安人血统,自己的出生,还源于一起“技术性强奸”。

 

图片

 

原来,Mike的母亲20岁时曾因为感染症状去找弗提尔看过病,但看病后不久,发现自己怀孕。母亲一直以为是和当时的男友发生关系后发生的事情,哪想到多年后,Mike通过DNA检测查到的生父,竟然是弗提尔。

 

图片

(Mike Otis)

 

让来看病的年轻未婚女性在未知的情况下怀孕,已经足够丧心病狂了吧?另一个1965年出生的孩子Jonathan Stensland,他的身世和生母的经历,更是令人唏嘘。

 

弗提尔有5个婚生亲生子女,也在法律意义上领养了老婆和前夫生的、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Connie。可是他猥亵性骚扰未成年的Connie,还在女儿17岁时,以检查身体为由,将自己的精子“技术型植入”,让从未发生过性关系的处女,怀上了他的孩子。

 

处女怀孕的Connie来不及终止妊娠,被迫把儿子生下来,然后交给了福利领养机构。Jonathan,就是Connie被“技术性强奸”后生下的孩子

 

图片

(Jonathan Stensland)

 

通过DNA检测得知自己的身世后,Jonathan曾经找到弗提尔对峙,却得到了对方这样的解释:“那是个意外,可能是我混用了两块纱布,其中一块上有我的精液。”

 

图片

(Jonathan Stensland)

 

Jonathan对HBO的摄制团队说:“我觉得他就是很爱这么做以后产生的变态快感,享受病人和他们家人对他的那种信任。”

 

而Connie,还不是家里唯一一个被弗提尔博士虐待的孩子。2000年初,已经87岁的弗提尔被儿子告上法庭,后者公开自己3岁至14岁被父亲性虐,并看到其他兄弟姐妹也被他虐待。

 

图片

 

儿子在纪录片中说,父亲是一个疯狂的变态,猥亵过许多人:“他死的那天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因为我知道我终于安全了。”

 

 

03

养女诡辩,没有正义

 

 

那么,晚年被儿子控告的弗提尔博士,得到严厉惩罚了吗?答案是,没有。

 

随着70年代末美国精子银行的兴起,弗提尔不再顶风作案,靠着多年积累的好口碑和上千万美元的财富。一直逍遥到了2000年初,恶行才遭到曝光,不仅被儿子告,也被多年后才发现真相的病人控告。

 

图片

 

70年代接受弗提尔所谓的人工授精后生下一子一女的Mary Craddock,90年代末通过儿女的DNA检测结果发现了真相,最后告了医生,求偿1400万美元。

 

案子最后被有钱有势的弗提尔摆平,达成庭外和解,还不用被吊销行医执照,他的律师团队表示,内华达州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医生不可以使用自己的精子。

 

 

 

因为法律漏洞逃过一劫后,弗提尔的名声到底是受了影响,关闭了自己的诊所。同时他向法庭申请了禁声令,不允许原告谈论任何案情相关的细节,还把自己的千万美元资产交给信托基金,逃脱更多经济的惩罚。

 

 

 

2006年,94岁的弗提尔去世,死前没有受过任何严厉的处罚。

 

照顾他到死的另外两个养女,这次也接受了纪录片摄制组的访问,其中一个女儿Sonia被问及是否知道养父用自己的精液干这些事情时,她给出了匪夷所思的答案:“我没有被父亲伤害过,另外我觉得对他来说,用自己的精液,和捐血没什么区别。有志者事竟成,所以就这样了呗。”

 

 

(老婆发现弗提尔虐待Connie和其他孩子后和他离婚,拿走了抚养权,之后弗提尔又再次领养了两个女儿Nannette和Sonia)

 

关于一个人生命来源,亲生父亲身份的问题,竟然可以这么轻描淡写,无所谓地回答。除了DNA,对生命的漠视,恶行的延续,更加令人不齿。

 

 

(Sonia Fortier)

 

将数十个同父异母兄弟姐妹联系在一起的探长温迪,在片里问了这样一个问题:“你会想说你的父亲是个怪物吗?如果说了,那你是什么呢?”

很赞哦! ( )

相关文章

本栏推荐

    以为自己得了早泄结果是
    泉州男子导致男性龟头炎

联系我们

  • 加微信关注新品